'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刑事动态

烈女携夫杀情人——控辩间的生死沉浮(全)

2014年11月18日  南宁刑事辩护律师   http://www.nnxsfzbh.com/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姓名做了更替处理

一、杀念顿起

她再也无法忍受,她要改变,于是……。

李女,两个孩子的母亲,丈夫虽然平庸怯懦,却很爱她和孩子。这天晚上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压得她必须把自己不见得光的丑事向丈夫坦白。

李女:史某要杀我们全家,我们和孩子现在很危险。

李夫惊愕:史某我认识,他为什么要杀我们

李女:两个月前,史某似乎给我喝了迷药,我晕乎乎的和他发生了男女关系,后来我就和他保持了一段时间类似于情人的关系。两周前,我觉得很对不起你和孩子,就决意跟他分手,并处处躲着他。可是他却死缠烂打、不愿断绝,并说如果我再躲着他的话,他就会先杀死我们的孩子,再杀掉你,最后把我也杀掉。他已经两次开车堵截威胁我了,幸好两次都有旁人在场,他才不敢乱来。他这人很野蛮凶悍,以前做过牢,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现在我感觉他却越来越疯狂,危险离我们家越来越近。

李夫:那该如何是好咱报警吧

李女:他现在只是言语威胁,还没有实际行动,我没留有他威胁的证据,警察是处理不了的。其实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与其被他杀,还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把他干掉。我们精心策划,默契配合,一定可以把他杀掉,并且可以伪装成车祸现场,让警察查不到我们身上。

李夫听到这些话心惊肉跳、浑身打颤,但也许是“戴绿帽”的恼羞成怒、也许是为了保护家庭的责任感,又或者多种因素共同作用,“怯懦”的他居然同意了妻子的决策。于是,一次精心策划的谋杀就此展开。

二、杀人灭迹

案发当晚,李女约了史某一起吃饭,二人吃饭期间,李女给史某喝了一瓶红牛饮料(红牛里已事先隐秘的注入了安眠药),饭后二人来到史某的小货车上,小货车当时停在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此前,二人就是在这个地方、在史某车上私会,所以史某未觉异常。只是奇怪李女为什么会回心转意,主动回到自己身边,完全没有料到此刻死亡正一步一步向他靠近。二人坐在小货车的驾驶室,李女坐在副驾位,正聊着天,史某感觉有点困,就将头枕在李女的双腿上睡着了。李女摇晃了几下,确认史某睡着后,就用手机招呼早就埋伏在附近的李夫过来。李夫来到之后,看到二人亲近的情形,气不打一处来,但要下手时还是感到了莫大恐惧。李女用衣服包住了史某的头部并怂恿甚至是呵斥李夫别犹豫,赶紧下手,最终李夫还是举起了手中的铁锤,重重几下敲在了史某的头部,几声呻吟之后,还没来得急挣扎的史某就再没动静。确认史某死亡后,由李女开着史某的小货车、李夫开着自家的小货车先后顺着二级路来到南宁市郊的一个陡坡坡顶上。夫妻二人将史某尸体放在驾驶位上,又从史某车上的油箱取了汽油淋在驾驶室及史某尸体上。接着,点火并放开刹车,让燃烧着的汽车从坡顶自由滑行至坡底,目的是伪装成史某发生交通事故,撞车、燃爆之后被烧死的假象。看着小货车溜到坡底燃起熊熊大火,夫妻二人长舒一口气,感觉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唯一不完美的是,李女的腿在放开刹车时被烧伤了一小片,他们不知道,就是这个损伤成了日后指控他们的关键证据……

三、命案必破

案发次日,因为刚开始群众报警说是发现交通事故,所以是当地交警部门先到现场勘验,但交警初步勘验后认为可不是交通事故那么简单,遂通知了刑侦部门前往勘查。有刑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种伪造现场的伎俩是很容易识破的。首先,死者头部有多次钝器打击形成的致命伤,这是撞车翻车交通所不能形成的;其次,燃烧原因并非汽车撞击后漏油引燃,而是人为点燃,同时驾驶室上残留有汽油痕迹,而且史某汽车油箱的盖子呈开启状态(二作案人当时匆忙紧张,取汽油后忘了盖上);再次,汽车档位状态为空挡,有理由认为是自然溜坡而下;还有,死者气管内无积碳,烧伤部位无生活反应,说明死后才被烧。综合分析以上勘查情况,公安机关很快认定该案为一起精心策划的杀人之后毁尸灭迹的谋杀案,遂立为故意杀人案进行侦破。

但识别容易破案难,公安机关对案件的侦破一开始还挺顺利,在通过汽车相关号码查询和DNA检验很快确定死者为史某之后,就对史某的社会关系进行梳理排查,对发生在史某身上的恩怨情仇及经济纠纷都不放过。但在排查过程中却没有获得有价值的线索(虽然也曾把李女作为重点怀疑对象进行侦讯),该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经过一年的侦查就是没能侦破该案,公安机关侦查手段用尽,线索全断,只能暂时将案件的侦查工作搁置。这一搁就是四年,四年里死者家属不断要求公安机关破案,甚至多次到信访部门投诉公安机关无能、渎职等等。公安机关迫于家属及上级压力不得不重启案件的侦查。最后又重新梳理死者的社会关系,把目标又锁定在李女夫妻二人身上,经过各种询问手段的轮番上阵,二作案人终于对作案过程 “供认不讳”,此时,自案发到二作案人被刑事拘留已历时五年。

四、一审——死刑

进入审判阶段后,我受委托成为了李女的辩护律师,在看过案卷和会见当事人之后,我首先对证据做了以下分析:

1、夫妻二人的口供,主要讲作案原因及过程,相互吻合,“供认不讳”。这个证据是控方的主要证据,对于辩方来讲,这样的证据肯定是不利的,也很难推到

2、郑某的证言,其证言包括三部分内容:

(1)案发后,李女因脚被烧伤住院,郑某作为朋友的去医院看望她时,李女曾向其透露是他们夫妻二人做了这个事(作为旁证,与作案人口供相印证,对辩方不利)。

(2)案发前李女两次被史某堵截威胁时,都是郑某在场(因为控方不愿收集这部分口供,而律师收集又存在极大风险,所以这部分证言是以郑某自书的形式呈上,证明效力大大降低。);

(3)案发后,郑某与李女保存过一段不正当的暧昧关系。(这对辩方来说是一个隐患,因为控方很可能利用这一点来质疑以上第(2)点的真实性)

3、案发后,李女脚被烧伤住院的照片、病例等相关证言。(属于口供之外印证案发过程的痕迹物证,在本案中显得十分稀罕和重要,辩方不可能推翻)

4、法医法医尸检报告、现场勘查材料,主要内容为:头部钝器伤可致命;下身烧毁无检验条件,因此不能确定死因;气管未见积碳,说明是死后被烧;胃内容未检测出安眠药成分(死因不明和胃内没有安眠药可以用于主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此对辩方有利)。

5、其他证人证言(与本案无直接关联)

分析以上证据材料之后我基本确定了辩护方案:

1、整体把握是保命,即争取死缓或无期徒刑判决。

2、主张死者对案件的发生有严重过错,因为是其威胁恐吓行为在先,才引发本案。

3、主张本案证据不足,事实不够清晰,让法院没有十足把握,从而做出留有余地的判决,这样当事人就可保命。

开庭之前的会见,李女赞同我的辩护方案,但却悲观的说如果自己没有保命的可能,希望把更多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保住他丈夫。听到这些话,我居然有点莫名的感动,同时也萌发了一个新的辩护观点……

    开庭时,我提的辩护观点是这样的:

1、事实不清

(1)主谋是谁虽然二作案人都说是李女提出杀机并主谋策划,但不排除李女是出于羞愧和亏欠丈夫而大包大揽,顶包主谋。毕竟李夫因戴绿帽完全有杀人动机。二人的口供是在案发后五年之后才收集的,五年里二人完全可以订立攻守同盟并反复演练,商量好如果被抓,由李女来顶主谋。因此在没有其他证据印证的情况下,并不排除二人在主谋问题上作虚假供述的可能。(预测到这个案子可能只判主谋死刑,所以提出这个质疑是很有必要的。)

(2)死因不明尸检报告无法确定死因,不排除下身突发疾病猝死的可能;

(3)是否放了安眠药二人口供说是用放了安眠药的红牛饮料迷倒史某的,而胃内容和肝脏检测却未发现安眠药和毒药成分,相互矛盾。

2、证据不足

(1)单凭三人(李女、李夫、郑某)口供定案,很可能造成冤假错案,因为口供不排除是刑讯逼供得来。

(2)物证欠缺,作案工具至少有:红牛饮料罐、安眠药、铁锤、打火机、汽油桶,但控方却没有提供以上任何一件作案工具来印证。

(3)痕迹欠缺,指纹、脚印、毛发、其他微量物质等,能证明被告在现场出现过的痕迹,控方一样也没提供。

(4)没有视听资料,总之除了口供和李女脚上的烧伤痕迹之外没有其他证据证明作案过程。

3、被害人威胁恐吓作案人杀全家,有过错在先,应对作案人从轻减轻判罚(控方的答辩是: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史某威胁过,即使有过威胁,那也仅停留在言语上,其并未实施实际的行动危害到作案人的家人,不构成刑法上的过错。)

开完庭几个月后,一审判决书下来了。“李女死刑、李夫死缓”,法院对我的辩护意见一个也没采纳,对我的提出的质疑没作任何合理解释,对案件的发生原因和作案动机做了粗鲁的回避,以“李女因与史某产生了情感纠纷,遂产生了杀人的念头”一笔带过(这可是一个故意杀人案,每个字词甚至标点都有可能关系到人的生死,那么重要的问题居然用如此笼统的字眼遮掩而过,难道法院还不是说理辩法的地方我鄙视、气愤,但也十分无奈)。虽然这样的判决并不在意料之外,但仍使我很十分沮丧。当事人看到判决书也绝望了,她说已经感觉黑洞洞的枪口就在眼前。但我还是觉得有保其一命的希望,于是和当事人沟通一致后,上诉……

五、二审“发回重审”

二审开庭审理时,我的辩护词以一审辩护词为基础,但增加了以下内容 :

1、一审未允许证人出庭,程序错误,应撤销一审判决(一审时递交的证人出庭申请书到这就发挥作用了);

2、一审不认定史某在案发前有威胁恐吓行为,就无法查明该案的作案动机,作案动机都不明确就判死刑,那简直是草菅人命。

因我的强烈要求,二审法院让检察院对关键证人郑某再次了一份全面的口供,当然要包括其看到史某两次开车堵截李女并威胁恐吓辱骂的过程。自然,这份新的口供成了二审争辩的焦点。

质证时,控方提出:因有暧昧关系,所以郑某口供中对李女有利的证言是虚假的,不能采信;而不利证言是真的,可以采信。我也不甘示弱:既然有暧昧关系,那就是利害关系人,也可能因为利害关系(感情问题)憎恨李女而作出对其不利的虚假证言,如认为其证言内容有虚假就应当全部排除,如认为证言真实就应全部采信。同一个人的证言只采信对被告不利的而排除有利的,是十分荒唐的,是有罪推定的做法,不符合我国刑事审判原则。(控方才不想排除呢,作案过程的直接证据已经少的可怜,再排除郑某的证言控方就更被动了)

结果,二审裁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对着李女的“枪口”算是暂时挪开了。但最后结果如何还是未知数呢!

六、再审“生死沉浮”

    其实,从二审的“发回重审”中我已经隐约读到一些利好信息,那就是:现有的证据、现有的情节,不足以判死刑。因此再审的关键就是看控方有没有提出新的证据,首先,是可以补强杀人的过程的证据;其次,在否认作案人有过错的情况下,能否找出其他合理的、恶劣的杀人动机,并且这个动机有证据支持。如果没有,那当事人就应该能保命。

      但再审在庭前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花絮,我与审判长居然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冲突。因为李女说自己第一次和史某发生关系是被迷奸的,依法种情形应该不公开审理。我当时要求不公开,审判长不批准,我说此案在二审时高院是主动不公开审理的,如果现在公开审理届时可能会因为程序错误而被发回重审,那再审法院要承担责任。审判长(女)一听我口气比较冲,生气了说:“你以为律师厉害多啊,想怎样就怎样,你是那个律师事务所的怎么职业道德那么低”。职业道德低一向以职业道德至上的我听了这话,顿有被侮辱的感觉,马上站起身来声讨:我这是在为当事人争取合法权益,是我职业道德的体现,我没用粗口骂人也没作不雅动作,你凭什么说我职业道德低,低在哪了你作为一个法官在法庭上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一点要给个解释。大概法官听后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话锋马上收敛,然后用比较缓和的语气说:是否公开要经过合议庭研究的,不能马上决定。随后合议庭三名法官到后台商量了几分钟,然后出来宣布了一个折中的审判方式:涉及强奸部分不公开,杀人部分公开。

除了和法官的吵嘴之外,再审过程没有什么波澜,接下来的庭审中,控方没提出新证据,检察员只是在重复一审时的观点,我也没有太多辩驳,只是强调坚持一审、二审的意见。让我忧心的是:我和审判长的这次争吵算是把她彻底得罪了,不知道法院会不会因此作出对我当时人不利的判决。

忐忑中又过了大半年,该案再审终于开庭宣判了。全体起立,审判长宣读判决书:“……辩方律师主张死者有过错,不予采纳;辩方律师主张证据不足,不予采纳。”听到这我凉了半截,难道前面我对二审的解读是错误的难道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难道法官在有意报复我……心里闪过很多问号。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等待最后判决,当法官最后读到 “依法判处李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李夫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时,我心中一阵惊喜。“李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是的,我没听错。当时感觉自己成功了,好想喊声“耶”,但鉴于死者家属在场,我必须保持表面的平静。我知道,虽然判决书字面上说对我提出的意见不予采纳,但实际上法官已经打心底里认可了,并给予了辩方相应的诉讼利益,只是出于一些不能言明的原因才在判决书作这样的文字处理,否则是不会改判李女死缓的。

该案历经三次开庭审判,历时两年半终于取得了令当事人和家属满意的结果。宣读判决十天之后,我方不上诉、检察院不抗诉,李女的死缓判决生效,这就意味着李女成功保命。该案情节恶劣,在没有对受害人家属进行任何经济赔偿的情况下,争取到这样的判决结果,感觉实属不易。

                           卢进超